【人物】王雪茜:折疊是為了走近
記者 剛越 丹東新聞網 2021-03-08 09:22:05

人物簡介:

王雪茜,中國作協會員,現任《滿族文學》雜志社主編。在《上海文學》《天涯》《鴨綠江》《文學報》《作品》《湖南文學》《雨花》《四川文學》《山東文學》《安徽文學》《西部》《朔方》《星火》《南方文學》《黃河文學》等國內刊物發表長篇讀書隨筆及散文,多次入選《散文選刊》《中國年度最佳散文》《中國當代文學選本》等選刊和選本。

著有散文集《折疊世界》。

點開“當當網”文學新書排行榜,王雪茜的散文集《折疊世界》排在顯著位置。

這本列在“悄吟文叢”(第二輯)的作品,被遼寧省作家協會主席、著名作家老藤評為“來自東北大地的一束晨曦”。

對很多讀者來說,王雪茜并不陌生,不僅因為她是本土純文學雜志《滿族文學》的主編,也因為她是丹東文壇別具一格的女作家。她把對內心的自省、對生活的感悟、對遠方的探尋、對文化的思索折疊起來,以女性獨有的細膩視角,為讀者打開廣闊的世界。

厚積薄發

《折疊世界》分為三輯,和抒情類的散文集不同,它并不是單方面情感與觀念的輸出,也并不單單在講述一個個真實而具體的故事。第一輯“如是我聞”,源自王雪茜不同時期的不同經歷,既有對生死等命題的追問,也有對內心深處個人生活的披露與反??;第二輯“特洛伊木馬”,源自王雪茜三十余年的從教經歷,反思在新的教育生態下,不斷涌現出的新問題;第三輯“讓狼群過去”,是文化類散文,收錄了作家的觀影和讀書隨筆。

如此內容看似毫不相關的幾個系列組成的《折疊世界》,卻讓讀者可以看到關于情感、人性、價值等關乎每個人的倒影。

《折疊世界》是本可以身居鬧市之中也會全情投入閱讀的書,因為其中情節會吸引著你忘記自己的所在,無論身處何處,都似獨自悄吟。迫切地想要讀完,卻又生怕讀完就沒有了,沒有比“引人入勝”更好的詞,能形容這種身臨其境之感。

禪語有云,人生三重境界: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還是山,看水還是水?!痹谶@一重又一重山水中,我們又究竟在哪一重?在《折疊世界》里,讀者通過縮影看到不同山水中的人,在讀懂他們故事的同時,似乎也能找到屬于自己的答案。

收錄時光

2020年5月,王雪茜告別三尺講臺,正式出任《滿族文學》主編。

在此之前的教學生涯,讓王雪茜的筆端有了豐富的題材。她關注教育問題、關注原生家庭、關注學生身心成長,因為對太多的事物以共情與同理,時常令她夜不能寐。作為一名作家,她覺得有責任用筆觸,寫下一些提醒和建議,讓育人者、家長包括全社會更多地關注校園問題和學生心理成長。

很多影視作品或文學創作中,關于校園題材的內容大多是美好而明亮的。但二十余年奔波在教育一線的王雪茜卻深知,學生看似平靜的背后,是躁動的青春與無緒的情緒在涌動,暗含著家庭、師者、學生等多方面的問題。比如非正常交往、校園霸凌、抑郁癥等亟待關注和解決的問題。

《35號》是“特洛伊木馬”一輯中的首篇。

35號曾是王雪茜的一名學生,上課時他從不發言,從高一開始服用抗抑郁藥。他喜歡讀“無用”的閑書,不僅自己讀,還借給很多同學讀。他和王雪茜聊讀不懂的馬爾克斯短篇小說集《藍狗的眼睛》,探討里爾克的詩歌。但是,他不快樂。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,最終與這個世界告別。

王雪茜難過,甚至痛苦。她很希望能有機會對35號說些什么,但沒有機會了,只能在文中對已走遠的35號留下了里爾克的一段話,她心中仿佛有什么東西碎了,留下一個空洞再也無法填補。

“文文”、“紅”、“44號”、“真真”、“芳芳”……一個個假借的名字或學號背后,是真實而鮮活的人與事。王雪茜多希望真的只是“故事”,但層出不窮的問題已經發展到昂首闊步的程度,時時刺痛著人的神經,也深深地刺痛著王雪茜的心。

每次撕開回憶,著于筆端,她都會因對學生疼與惜而致心和指尖顫抖。她不知道自己看到的現象和問題,能給別人帶來多少啟示和反思,但作家的責任讓她必須直面問題與真相,打開折疊之門。

《說給月亮聽》是王雪茜公開發表的第一篇散文,已被收錄到《散文選刊》(2016年11期)中。這是一個很簡短的故事:

作家住的病房一共有3個人,1號床是一個罹患皮膚癌又有些失智的老太太,她總是不停地哭找她的鞋子。在一個雷雨夜,她甚至為此哭鬧了一整宿;4號床也是一個老太太,她患了糖尿病并發癥,但神志清醒,可這種清醒于她而言似乎算不得什么好處。負責照顧她的女兒,總是因為接班時的幾分鐘誤差互相謾罵;作家本人呢,因為住院反而得到了久違的空閑,可以專心讀喜歡的書。讀到吳念真《這些年,那些事》時,發現生死也不是轟轟烈烈的事,質樸到讓人無法大哭,只想默淚。

活在當下的人,往往很難越過自己的時空,去觀望未曾經歷的境遇。于是,在一個個小時空、小環境的限定中,人的思維就容易形成定式。所以,古人說要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,以期突破現有的格局,收獲廣闊的認知。

《折疊世界》不能代替“萬卷書”,但它剪輯了社會眾生相中,你我都可能經歷的場景,在不同的角度上,為讀者呈現出不同的結局。

除去校園和生活人文關懷類的散文作品,《折疊世界》還收錄了一些電影類、讀書類文化隨筆,視角獨到、內容深刻,令人讀感酣暢。

轉身前行

2017年開始,王雪茜開始寫作并發表大量文化隨筆,引起了文學界的關注。

“因為她的隨筆,在國內當下眾多樣態的隨筆中獨出機杼,充滿了文化意蘊的探索和人性細節的思辨,既發軔于閱讀現實,又超越于生存本相,敲冰戛玉,江入荒流,為現代人的文化生活擴展出一種美妙的間離版圖?!边|寧省作家協會主席老藤如此評價。

作家于曉威說,這是她多年人文與閱讀積累導致的厚積薄發,也是對藝術、閱讀、生活這三者關系進行了重新的定位與思考,并努力地做出了個體化表述。彼時,于曉威正在接手和著力改版《鴨綠江》文學雜志之初,王雪茜的讀書隨筆寫作啟發并支持了在《鴨綠江》設置“讀·聞·觀”欄目的想法。之后四年,王雪茜在30多家省級以上刊物發表了40多萬字的讀書隨筆。

所謂“形散而神不散”,就是說散文必須要把握好精神內核,否則即使文采斐然,也難以引起讀者共鳴。這個內核需要真誠深切的人文情懷予以支撐,而王雪茜恰恰做到了這一點,她認為,散文的出發點是對人類普遍命運的憂慮與關切。

文學是一門受眾廣泛的學科,但真正細分起來,萬字以上的讀書隨筆類文化散文卻是陽春白雪。越是小眾的東西,越難收獲掌聲,做學問向來是孤獨的事。

王雪茜從經典名著入手,將多年來閱讀的見解,融入一篇篇文化隨筆中?!墩郫B世界》收錄了其中9篇,用她的話說,這是“哲學的超然與生命體驗相融合的產物”。

擔任《滿族文學》主編,是王雪茜繼成為專業作家后的又一次轉型,更是一個任重道遠的起點。從執教一線的語文老師到專業作家,從專業作家到省級文學期刊的主編,再到暢銷書作家,她用了4年。如今,無論對王雪茜,還是讀者而言,由《折疊世界》打開的文學世界,才剛剛敞開大門……

?
編輯: 劉思玘

相關新聞閱讀

岛国搬运工无码免费网站_岛国搬运工www啪欧美_岛国搬运工www最新地址